一个人才悖论:农村师资缺乏与大学毕业生“准入难”


唐松林,刘静


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长沙 410082


[摘 要]:农村师资缺乏与大学毕业生“准入难”成为一个人才悖论。农村师资缺乏主要表现在局部性缺乏、结构性缺乏与质量性缺乏等方面。其原因主要是“流失严重”、“层层拔高”和“进入困难”; 大学毕业生为农村师资提供了丰富的人才资源,但却存在严重的“准入难”的问题。其主要原因是人事编制抑制需求、结构性矛盾难以调和以及退出机制的缺位等等。主要对策是:改革现行的教师编制标准,让大学毕业生有进入空间;实行“不合格教师”退出机制,让大学毕业生置换进入;完善多样性农村教师人才政策,让大学毕业生“准入”具有长效机制。
[关键词]:农村教师;缺编;职业准入


A talent paradox: the lack of rural teachers and university graduates "


Tang Songlin,Liu Jin


(College of Educational Science, Hunan University, Changsha410082, Hunan)


Abstract: the lack of rural teachers and university graduates "access to" become a talent paradox: On one hand, the lack of rural teachers mainly displays in local, the lack of quality and lack of structure, etc. The reason is " serious brain drain", "high layer upon layer" and "the difficulties of access"; On the other hand, the university graduates provides a rich human resources for rural teachers, and there is a serious "access" problem. The main reasons are the staffing establishment restrains demand, incompatible structural contradictions and the absence of the exit mechanism and so on. The main countermeasures are: reform the current standard of teachers establishment, for the university graduates to have a chance to enter; execute the exit mechanism of "unqualified teacher", make college graduates have access to the replacement; Perfect diversity talent policy of rural teachers, let the university graduates "access" has the long-term mechanism.
Keywords: rural teachers; lack of planning; Vocational accession

 

  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师资缺乏一直为世人所关注,并成为当前学术界关注的热点问题。令人吊诡的是,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日益严峻,进入农村教师队伍十分困难。即农村学校“缺人”与大学毕业生“准入难”形成一个人才悖论。许多农村教师所学专业与教学科不对口,教师入职时的第一学历偏低,大量不合格的教师退不出,而正规的师范大学毕业生又进不去,制度性矛盾十分突出。[1]本文致力于从供需双方进行深入剖析,寻求缓解这一悖论的现实途径,从而更好地实现城乡教育均衡发展。


一、农村师资缺乏
  农村教育系统师资缺乏已是既定的事实,作为人才悖论的一方,我们有必要客观的认识这一现实,从中找寻切入点,以为解决人才供需矛盾提供有效思考。
(一)农村师资缺乏的主要表现
  在中央编办、教育部、财政部关于制定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意见中指出,农村高中的师生比为1:13.5,初中为1:18,小学为1:23。根据2008年的中国教育统计年鉴中的数据计算出的农村初中师生比为1:15.36,农村小学师生比为1:16.6。很明显,农村中小学教师数量是超过国家教职工编制标准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即使在农村教师数量整体充盈的情况下,仍然存在师资缺乏的现象。通过分析得出,现阶段农村教育系统中大致存在着如下几种师资缺乏的情况。
  局部性缺乏。局部性缺乏意味着在农村教师整体基本满足的状态下,仍然存在着局部地区师资缺乏。由于信息的闭塞,这种局部性的缺乏往往显得很隐蔽,不易被政策制定者所关注,而这种局部性的师资缺乏却是客观存在的,并恶性循环,逐渐侵蚀着农村局部教育的良性发展。在农村教师整体超编的背景下,仍然存在着超编缺老师的尴尬局面。一方面,虽然就整体来说,农村教育系统的中小学师生比都要高于国家编制规定,但由于地区分布的不均衡,在某些地区,师生比仍然没有达到国家编制的要求,难以保证教学的基本需要。当然,这部分原因是由于一些地方政府财政压力较大,往往会压缩教育预算,有编不补,直接造成部分农村地区仍旧师资匮乏。另一方面,由于农村生源减少,各年龄段的学生所形成的班级规模也骤然缩小,按照国家现行编制原则配置教师显然是不符合实际的。如一所近百人的六年制农村小学,按照国家规定的师生比1:23来配置教师应为4-5名,而这4-5名教师要完全承担一至六个年级的所有教学任务,这显然是不符合教学规律的,其中也映射出另一种隐形的教师数量上的局部性缺乏。
  结构性缺乏。结构性缺乏是相对于数量上的充裕而言的,即教师整体数量基本满足,但结构上分布不均,造成某些学科教师积压,而另外一些学科教师不足,形成教师构成中的结构性矛盾。很多学校教师数量不缺,但是英语、物理、化学、生物等专业对口的教师不够,“教非所学, 学非所教”的现象在乡镇中学和完小非常普遍。[2]由于应试教育的影响,我国农村中小学语数外等主科教师基本能满足教学需求,但音乐、体育、美术、劳技学科,教师十分紧缺。根据数据分析,2008年,全国农村初中最缺乏的教师依次为劳技、美术、音乐、信息技术等,其中劳动技术课最为严重,平均每名教师要承担1137.20名学生,美术每名教师要承担713.70名学生,其他的科目也要承担几百人不等[3]。这就意味着农村教师结构性缺乏的问题依然很严重,虽然农村教师整体超编,但很多科目的教师仍然缺乏,存在着结构性失调。
  质量性缺乏。师资的质量性缺乏是指基于教师素质水平与学历大致成正比的假设前提下,农村教师数量、结构基本满足需求,但由于某些教师的学历、专业不符合基本要求所造成的隐性缺乏。“在现有教师队伍中除少部分公办教师第一学历达到标准外,大部分农村中小学教师的达标学历是通过在职培训和教育获得的第二学历。学历偏低的现状和学历的后天性弥补,导致了农村中小学教师队伍整体上与国家推进素质教育的要求存在着较大的差距。”[4]这部分在职教师虽然在数量上满足了农村中小学的师资需求,但由于质量上的欠缺,无法满足学生基本的学习需求,从而造成农村中小学师资的隐性缺乏。下面是教育统计年鉴中关于农村教师学历情况的数据:

我国农村专任教师学历情况统计表(2008) 单位:人

人数(%)
合计
本科以上学历
专科学历
高中及以下学历
小学
3337264(100%)
296131(9%)
1800240(54%)
1300893(37%)
初中
1343951(100%)
568863(42%)
732974(55%)
42114(3%)

数据来源:中国教育事业统计年鉴(2008)


  由以上数据可分析得出,农村小学专任教师本科及以上学历只占百分之九,大部分小学专任教师学历集中在专科学历这一层次。相对于小学来说,初中教师的学历水平要相对好一些。但与城市教师相比存在很大差距,这就造成农村教育系统中不易被关注的教师隐性缺乏,也是城乡教师不均衡发展的重要原因。
(二)农村师资缺乏的主要原因
  农村师资缺乏的问题,笔者认为主要存在如下原因。
  流失严重。近几年来,教师流失不仅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反而有攀升的趋势。其原因主要与教师对农村工作的满意度有关。“特别是年轻教师,对工资的满意度较低,因而不专心工作责任感不强,经常想寻找机会改变工作环境或改变岗位,因而流动性较大,影响师资队伍的稳定和他们的工作效果.”[5]这一现实直接表达了农村教师的生存诉求,也隐含了农村教师流失可能存在的原因。相关学者曾对农村教师的工资待遇方面进行过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对于工资与晋升,71.3%的老师感到不满意,而满意的则仅占8.4%。”[6]由于我国城乡二元经济体制的限制,相对于城镇教师来说,农村教师的工作待遇必然是不具有竞争性的。良好的工作待遇成为农村教师生存的首要条件,当农村学校无法满足教师这种生存需求时,农村教师必然会流向待遇更好的地方。教师流失的直接后果就是导致农村中小学师资缺乏,教学出现危机。
  层层拔高。当农村的优秀师资大量流失,而一时又无法从外界引入新的师资时,只能从农村教师内部实行结构调整,那么就必然会引发另一个问题:教师的层层拔高使用。由于全国包括城市范围内的高中扩招,使得农村高中面临双重压力:优秀师资流失导致教师数量严重短缺,同时还要面临城乡学校之间争夺优质教师资源。一些县高中及一些县镇中心学校,由于师资力量和办学条件相对较强,他们抓住机遇竞相发展,扩大办学规模。当示范高中和县镇中心学校师资不足时,不可避免地从下面中小学抽调优秀教师。这对于本就师资微弱的农村中小学来说无疑是釜底抽薪。“学科带头人匮乏,加上教师流动、流失的影响,引发了相关教师的思想躁动和情绪不稳,在一定程度上严重影响了农村中学教育教学质量和办学水平的提高。”[7]由于层层拔高,教初中的调去教高中,教小学的调去教初中,严重影响农村教育教学质量[8],并且外界求职群体又难以进入,最终导致农村教师队伍整体质量下降。
  进入困难。根据上面的分析,既然农村教师群体存在大量缺口,依照正常逻辑进行补充即可,但由于存在严重的“超编”问题,“当大量小学老师退休而导致小学师资不足时,更新的方式并不是如我们想象的那样从外界招聘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进入小学教师队伍,而是将那些相对而言不能胜任初中或高中教学任务的老师‘下放’到小学中来”。[9]这正是现今我国农村教育系统现实存在的尴尬现状。近些年来,由于人口变化趋势与农村城市化运动的蓬勃发展,农村中小学的学龄人口已从高峰期降了下来,农村中小学学生规模急剧下降,由于教师编制管理滞后,历史存留的结构性师资缺乏问题没有得到解决,而学生人数的减少又会形成新的教师超编,如此一来,我国农村教师发展可能出现超编与缺人的矛盾,面临着繁重的教师调减任务。“超编”与“调减”任务繁重,加上财政的限制,教育行政部门不敢引进新教师,高素质的教师更难以进入农村教师队伍。


二、大学生“准入难”
  根据以上的分析,农村师资匮乏已是既定的事实,而与之同时存在的社会问题是大学生就业难,即在农村教育系统的“围城”外,存在大学毕业生“准入难”的问题。这是本文论述的人才悖论的另一方面。
(一)大学毕业生满足农村教师需求的可能性分析
  从当前大学毕业生数量,及其进入农村教师队伍意愿的分析,可证明农村师资具有充足的人才资源潜力。
  大学毕业生为农村师资提供了丰富的人才资源。从2001年开始大学毕业生的数量出现跨越式的增幅。每年都有几十万的毕业生在毕业离校时没有落实工作岗位,大学生的就业形势日益严峻。“以2008年为例,毕业师范生76.5万人(含本科毕业生30.3万人,大专毕业生24.3万人,中师毕业生21.9万人),另有17.1万非师范毕业生通过认证获得教师资格证书,累计达93.6万人,而当年基础教育学校录用的新教师只有25万人,仅占毕业生人数的26.7%,供给量大大超过需求量;近两年情况也大致如此。”[10]此外,2007年开始,6所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推出了师范生免费教育政策,4年累计招收免费师范生4.6万人,首届1万余名毕业生的政策导向是到农村去,[11] 2008年,湖南省又开始在高考学生招收定向培养本科农村小学教师公费师范生。[12]这就为农村师资的需求提供了更为针对性的供给。“2011年我国大学生毕业生人数将达到758万,比2010年的630万大学毕业生多出128万,增速超过20%,大学层次毕业生将达到历史峰值,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大学生就业压力不会减弱,大学生就业难也成为不可改变的现实。”[13]所以,大学毕业生在数量上为解决农村师资缺乏问题,提供了人力资源的有力保证。
  愿意进入农村教师队伍的大学毕业生数量充足。在数量充足的前提下,我们有必要考察毕业生选择进入农村教育系统的意愿程度。根据2011年02月15日人民日报刊发的一项关于免费师范生的调查表明,农村生源成“免费”主力:首先,农村生源占主体。调查显示,63.5%的受调查者进入大学前,主要居住在农村。61.7%的受调查者父亲为“农民/打工者”。在调查中,超过半数(60.8%)的受调查者还是“有”终身从教的理想,而20.5%的人选择“无”,18.7%的人“尚不清楚”。[14]“农村生源学生社会型职业倾向的45. 7% ,明显高于城市生源学生的37. 1% [15]。正因为他们来自农村,对于农村中小学教师资源缺乏的现状有更深刻的体会,能够理解农村教育的艰难之处,相当数量的大学毕业生更倾向于教师职业,有意愿进入农村教育系统,希望在学成后回到家乡从教,从而使得农村师资得到有效地补充。
(二)大学毕业生“准入难”的原因分析
  为什么大学毕业生这一优质人力资源不能按市场需求及时的补充进农村教育系统呢?笔者认为,农村教育系统缺人与大学生“准入难”的悖论,归根结底是相关人才体制阻碍了人才的自由配置,在农村教育系统与大学毕业生之间构筑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人事编制抑制需求。中央编办、教育部和财政部制定的《关于制定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标准的意见》中规定,县级教育行政部门在批准的教职工编制总额内,调控中小学班额(每班学生数)和班级数,科学确定中小学教职工工作量,采取在校学生人数、标准班额、班级数、每班教师定员等指标,区别学校层次和地域分布,计算并分配中小学校编制数额。根据这个规定,既定的学生数量就决定了相应的教师编制。由于农村学龄人口的骤减,学生规模缩小,但年龄结构层次依然不变,现行编制配额显然已经无法适应农村教育的现实。而农村教师的现状是教师总量超编,同时某些学科又教师不足,而那些“占编”但又不能补缺的教师一时又难以清退,直接导致想要进入农村系统的大学毕业生没有编制,望而却步。现行的教师编制制度确定教职工编制数时,主要采用了师生比这种方法。这种教师编制标准存在“整体偏紧,偏重城市和城乡严重倒挂的突出缺陷”。[16]同时它也脱离了农村教育发展的实际,不能保证农村教育发展的需求,因此有必要进行改革。
  结构性矛盾难以调和。这一矛盾主要体现在师范专业的职前培养与农村中小学教师需求的结构性失调,大学专业设置与社会需要的结构性失调。四所部属高师中只有北京师范大学开设了农村教育问题研究。显然,部属高师的课程设置缺乏农村教育特色,与师范生角色定位不符。受以城市为中心的教育模式的影响,部属高师课程设置基本是针对城市教育,没有充分考虑到免费师范生未来的从教区域,导致设置的课程中关于农村教育的课程极其缺少。[17]在农村中小学内部,如以艺术专业为例,一方面,农村教育系统由于总量超编与结构性师资缺乏,在需要引进的少数人才中,迫切希望引入艺术类毕业生,这样一来就导致学习其它专业的毕业生难以进入;而另一方面,由于艺术类毕业生本身的培养成本较高,其进入农村教育系统的意愿不够强烈,难以实现对农村师资的有效供给,这样又进一步强化了师范教育与农村中小学之间存在的结构性矛盾。
  退出机制的缺位。退出机制是指农村教育系统中一些质量不合格,包括学历不合格,学科不对口以及按教师专业化标准界定为不合格的教师能够顺利退出农村教育体系的一种机制。“如今的农村教师队伍仍存在诸多不足,有很大一部分教师自身素质不适应新课改的要求,教师工作积极性不高,课堂效率低,还有一部分教师年龄偏大,出现师资队伍断层的现象。”[18]这种断层问题普存于农村教育之中,断层表现带来的是社会对全体农村教师的责难,而“当前的农村教师问题,深层次的问题是制度缺陷,即只有教师任职后期的‘退休制度’,缺乏教师任职中期的‘退出制度’。”[19]由于缺乏退出机制,一些层次不合格的教师得不到有效清退,积压在农村教育系统之中,占编占岗,而新教师无法补充进来,就导致大学毕业生也就无门可进。


 三、农村师资缺乏与大学毕业生“准入难”悖论的缓解
  缓解农村师资缺乏与大学毕业生“准入难”的悖论,就要致力于疏通两大系统间的沟通渠道,实现两方的顺利对接。
(一) 改革现行的教师编制标准

  让大学毕业生有机会进入改进教师编制管理即在现行教师编制基础上,依据实际情况对教师编制进行适时调整与修订,科学有效的管理。长期以来,教育编制是按照“生师比”来确定的,在当前一些地方农村生源下降较快、成班率较低的背景下,编制管理也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统筹城乡、结构调整、有增有减、不断创新,探索更加科学合理的编制管理办法。(1)将“生师比”与“班师比”结合起来统筹安排。按班师比适度增加农村学校的教师编制,才是农村义务教育符合人性的效率选择。[20]要做到在对整个农村教育系统的师生数量有科学认识的前提下,由国家编制办重新编配农村中小学教师配额,真正做到符合农村中小学现阶段的现实情况,而非片面的增加或者减少教师编制。(2)增加农村教师编制数目。改革现行的偏向城市、脱离农村实际的教师编制标准,以多元的、贴近实际的新标准代之,须看到农村区别于城市的特殊性,以期提供充裕的教师编制,为农村学校达到不缺人目标奠定坚实的基础。为此,作为制定编制标准的政府官员和教育专家,广大农村地理偏僻,经济文化落后,人口稀少,分布不集中等,这些典型的特征是农村区别于城市的特殊性,也是农村教育落后城市的关键之处,若以缺乏灵活性的编制标准配置教师编制,将会导致城乡教育发展的不均衡。
(二) 实行“不合格教师”退出机制 让大学毕业生置换进入
  退出机制主要是基于合理合情的原则之上,将不合格教师清退出去,以解决农村教育系统中师资缺乏与大学毕业生难以进入的现实问题。对于那些考核较差的教师,在经过专业培训后仍然达不到教学要求的,应当予以排出农村教师队伍。当然,这种退出制度应该与教师的内在动力机制有机结合起来,以减轻教师的抵触情绪。“有了这种内在动力机制,‘他强制’才有可能变成‘自乐意’,补充与退出对于教师才不再是异己的,而是成为帮助其自身发展的内在需求。”[21]所以,当地教育部门应当竭力配合农村中小学,尽量安排好退出人员的生活,以缓冲其另谋它职的生存压力。对进入农村教育系统的教师,根据专业考核结果帮助其进行职业生涯规划,实现教师的专业化发展,然后允许教学成绩优异的教师流入重点学校,以实现其职业理想,这样教师在工作期间就可以安心从事教学活动,就算最后会流入优质学校,但教师流动制度的双向性也能应对薄弱学校教师流失的压力,形成农村教育系统相对平衡的生态环境。
(三) 完善多样性农村教师人才政策 让大学毕业生“准入”具有长效机制
  近年来,在加强农村教师队伍建设方面,国家以推进教育公平为重点,已经提出了各项重大举措,使农村教师队伍状况有了较大改善,为大学毕业生进入农村队伍提供了可持续性与可能性。(1)多样性人才措施并举:一是在6所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推出了师范生免费教育政策;二是启动实施了“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三是实施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农村任教的“特岗计划”;四是在义务教育学校率先实施绩效工资制度。五是实施边远艰苦地区农村学校教师周转宿舍建设。(2)进一步加大投入。加大对广大农村教育的投入,从根本上改善农村教师生活、学习和教学条件,为大学毕业生愿意进入并长期留在农村提供物质基础,以期达到提高农村教师岗位的吸引力,吸引大批的优秀人才进入农村学校,充实当地学校的师资,改善教师队伍的素质。(3)实行相应的补偿机制。实现城乡之间、地区之间以及校际之间均衡发展。我们应该依据离县城的距离远近和学校条件的好坏,实施差别原则与补偿原则, 对农村教师可以涉及交通、生活、培训和学习资源等多个方面的补偿,根据不同学校的具体情况和具体需求,坚持差别补偿与个性化分配资源。农村教育系统中的问题是具有历史和现实原因的,其解决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在认真贯彻好现行政策的同时,相关部门还必须做出更多的努力。[22]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项目:背景与肖像:农村教师职业生涯状况及对策研究(09YJA880035)   

作者简介:唐松林,男,1962年生,湖南澧县人,教授、博士,研究方向:教育哲学;联系:13973162820,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

刘静,女,1988年生,湖南澧县人,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教育经济与管理

 

参考文献
[1] [20]邬志辉.农村义务教育基本价值追求的政策表达[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1(5)
[2]欧阳德顺,朱成宁.当前农村中小学的教学质量现状分析与对策——以宁远县为例[J].当代教育论坛(管理版,2010(3)
[3]中国教育统计年鉴编辑部编.中国教育统计年鉴[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2008:140-141
[4] [19]甘 宇.义务教育阶段农村教师退出机制探索[J].西南农业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11(2)
[5]祝春芝.义务教育均衡背景下民族贫困地区农村教师现状与对策---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为例[J].    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2(2)
[6]周宗奎 .农村中小学教师职业生存状态研究[J].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1(3)
[7]陈秀红.农村中学教师流动和流失问题的社会学考察[J].特别关注,2008(61)
[8]钟美爱.制约和影响怀化农村教育发展因素与对策研究---关于怀化农村教育现状的思考[J].当代教育论坛(综合研究),2011(5)
[9]王一涛.农村教育与农民的社会流动[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2008 :208
[10]钟秉林.关于师范大学改革和发展几个问题的思考[J].教育与职业,2011(32)
[11][22]温家宝.一定要把农村教育办好[N].人民日报,2011-9-9
[12]谢培松,刘志敏.六年一贯制:培养本科学历农村小学教师的新模式[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1(3)
[13]周邦华. 大学生就业难问题成因与对策思考[J]. 出国与就业(就业版),2011(1)
[14]本报编者.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应届免费师范生调查[N].人民日报,2011
[15]石学云等.免费师范生职业倾向的调查研究[J].当代教师教育,2008(3)
[16]李影,对农村中小学教师超编现象的透视—基于对宿州市埇桥区A乡中心校校长的访谈[J].中国教师,2004(4)
[17]赵攀锋,李远.蓉宋瑞部属高师教师教育课程设置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J]当代教育论坛(综合研究),2011(2)
[18]周雪峰.农村薄弱学校如何应对教育竞争[J].当代教育论坛(管理研究),2010(9)
[19]王 艳,张世辉.完善农村教师补充与退出的内在动力机制[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0(12)

 

版权所有 © 2010-2017 湖南大学教育科学研究院

通讯地址:湖南长沙岳麓山 | 邮编:410082 | 办公电话:88822454 | Email:jxtan@hnu.edu.cn